建筑装饰装修工程合作咨询
姓名*
手机*

社会保障住房的公共义务和设计思考丨居者有其屋

发布时间:2022-08-02     浏览次数: 117    

李振宇*,徐诚皓,卢汀滢

LI Zhenyu*, XU Chenghao, LU Tingying


摘要:近年来,中国社会保障住房建设迅速,但往往强调其内在的效率(建设效率、分配效率、使用效率),却未能对城市承担更多外在的义务,许多项目成了千篇一律的“缩小版商品住宅”,也成为城市空间的新负担。对此,本文提出保障性住房在享受多种公共权利的同时,也应承担4项公共义务:开放和共享的空间义务、个性和创新的艺术义务、低碳和智慧的技术义务、流转和参与的公平义务。通过对义务的分析和认识,促进对保障性住房设计的讨论,提出4条设计发展导向。


关键词:社会保障住房,设计,权利,义务,公共,开放,流转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城镇住宅从福利房体系逐渐转为住房市场化,自有商品住宅占了绝对优势。进入“十一五”后,各级政府开始大力推进社会保障住房的建设(在实践中往往被称为“保障性住房”)。到“十四五”阶段,保障性住房供给不断增加,如今已成为住宅体系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1]。我们曾经在研究中提出,一个理想城市的住宅构成应该是“三分天下”:自有商品住宅、市场出租住宅、保障性住房成为大致相当的三部分[2](图1)。而保障性住房作为公共财政支持、量大面广的特殊建筑类型,既有明确的公共权利,也应承担相应的公共义务,由此产生有别于自有商品住宅和市场出租住宅的空间形式。

 

图片

1 上海住宅体系中3种住宅类型的变化关系,引自参考文献[2]


1 我国社会保障住房的四种主要类型

社会住宅(social housing)是世界性的城市和建筑课题。从东方到西方,从南半球到北半球,社会住宅自二战后70多年来发展规模浩大,类型繁多,变化丰富。归结起来,其主要共性是由公共财政或非盈利机构提供资助,向特定人群(主要是中低收入人群)提供优惠住房、优惠土地或建房租房补贴,并以第一种方式为主。优惠住房可大致分为产权住房 (全部产权、部分产权)、长租房、短租房等。


我国保障性住房发展经历比较特殊,在各城市的实践中既有共性也有差异。1990年后,原有公有福利住房在经过重大的住房改革后,大多已出售给住户,留下一小部分 “公有住房”,其权益性已经大于保障性。进入新世纪,保障性住房的发展建设经过了不断的探索和调整,也存在着多轨并行的情况(图2)。


图片

2 北上广深“十一五”至“十四五”保障性住房发展规划对比图1),徐诚皓 绘


进入“十四五”,各级政府明确了构建“以公租房、保障性租赁住房和共有产权住房为主体的住房保障体系”[3]。据此,本文讨论的对象主要是各地建设和纳入资助体系的“两类四型”保障性住房,包括产权类的补偿型、优待型;租赁类的救济型、扶持型。具体表现为动迁房、共有产权房、公共租赁房、保障性租赁住房等形式(表1)。


图片


1.1补偿型:动迁安置房(Relocation housing)

我国城镇建设长期高速发展,市政建设、重大公共工程、旧区改造、乡村扶贫动迁等政府项目实施对城乡居民进行动迁,由此提供中小型套型为主的安置房(图3a)。多数情况下以优惠出售为主,动迁居民也可选择租住公房的模式,居民可落户。建设主体呈现出市、区县、镇多级并存的情形。这一部分总量非常大,上海已慢慢进入动迁安置与改造并行的状态,在“十三五”期间上海完成中心城区成片二级旧里以下房屋2)改造2,810,000,并计划继续在“十四五”期间完成约1,300,000的动迁及旧改任务[4]。从建设和分配过程上,有保障性住房的性质;从结果和运行管理上,更接近商品住宅。


1.2优待型:从经济适用房(Affordable housing)到共有产权住房(Shared ownership housing)

经济适用房自1998年起实施,在各地具体的执行过程中有很多不同的模式。有的成为市场中低价住宅的补充,有的成为定向优待特定人群(如教师、公务员、科技人员等)的住房,也有的面向当地市民公开申请。其特点是中小房型,地价优惠,控制利润,限定售价,限定对象。而共有产权住房从2014年起在多个城市试行,目前成为发展重点之一,比如深圳在“十四五”期间计划建设共有产权房8万套,约占全部保障性住房建设量的15%[5]


目前,经济适用房已经与共有产权房并轨,二者有不少相似之处。其主要区别是,后者由居民和政府共同享有产权(居民50%以上),在一定时间之后住户可以选择购得全部产权、上市交易、由政府回购等。除了符合条件的市民可公开申请,也有一部分共有产权房定向提供给特殊人才、特定企事业职工等(图3b)。


3 各种类型的保障性住房

图片

a-动迁房:上海嘉定区菊园新区大型居住社区汇丰凯苑动迁安置房小区 ,董怡嘉 摄

b-共有产权房:北京市海淀区永靓家园,北京海淀区人民政府官网 提供


1.3 救济型:公共租赁住房(Public rental housing)和廉租房(Low-rent housing)

廉租房是指政府以租金补贴或实物配租的方式,向符合城镇居民最低生活保障标准且住房困难的家庭提供社会保障性质的住房(图3c)。进入21世纪,各城市有新建廉租住房的项目,也有收储旧住宅出租给廉租对象,或发放租金补贴的。到2014年,廉租房与公共租赁住房并轨。


公共租赁住房主要面向城镇中等偏下收入的群体,比如新参加工作的职工。例如上海的公共租赁住房旨在解决“本市青年职工、引进人才和来沪务工人员及其他在沪合法稳定就业常住人口的阶段性居住困难”[6]。上海在“十三五”期间累计供应公共租赁住房15万套,累计收益72万户[7]。它有几个特点:实物出租方式,租金明显低于市场价格(相当于80%左右);中小户型,既面向单身人群,也面向家庭;短租,签约2~3年,一般不能落普通居民户口。


1.4 扶持型:保障性租赁住房(Subsidized rental house)

发展保障性租赁住房是“十四五”期间的重点任务,它可以“帮助新市民、青年人等群体缓解住房困难,促进解决好大城市住房突出问题”[8](图3d)。多个城市的“十四五”规划都将发展保障性租赁住房放在重要位置上,例如北京计划建设筹集保障性租赁住房40万套,占新增保障性住房供应总量的比例达到40%[9];广州在“十四五”期间,计划建设筹集保障性租赁住房60万套,约占新增保障性住房供应总量的46%[10]


图片

c-廉租房:广州金沙洲,引自参考文献[12]

d-人才公寓:上海市浦东新区天之骄子,卢汀滢 摄


保障性租赁住房以稍优于市场的条件,以政府为主体,以上海为例,主要是解决新市民、青年人等群体的住房困难问题。它有几个特点:1)实物出租方式,租金稍低于市场价格;2)多主体供给,除专业住房租赁企业面向社会的供应方式外,产业园区和用人单位也可以自建,优先面向其员工定向供应;3)短租,签约1~3年,可续租且不设最长保障年限,一般不能落普通居民户口[11]


2 社会保障住房的4种公共义务分析

社会保障住房得到的社会权利是显而易见的。具体来说,居住者以特定的身份(户籍人士、持居住证人士、缴纳当地社保人士、特定优待人士等)、特定的居住状况(本地无房、住房困难等)、特定的收入状况(中低收入、低收入等),可以享受到明显优于市场的购房或租房待遇。优惠待遇的来源通过土地划拨、税费减免、利润控制,项目贷款等方式实现。牛津大学政治学家斯图尔特·怀特(Stuart White)在其著作《公民最低限度:论经济公民的权利与义务》(The Civic Minimum: on The Rights and Obligations of Economic Citizenship)中指出,福利改革计划应具备“公平互惠的正义”。保障性住房建筑和住户本身有义务回报社会,既然得到个人权利(空间权利、尊重权利、经济权利、公平权利),相应地也应承担公共义务(空间义务、艺术义务、技术义务和公平义务)[13](图4)。


图片

4 保障性住房的社会权利和公共义务,李振宇、徐诚皓 绘 


2.1 开放和共享的空间义务

保障性住房用地大多是政府划拨的公共用地,理论上属于全体市民,而不仅仅属于住户。因此,在很多城市,例如西班牙马德里、德国柏林、新加坡和中国香港等,公共资助的住宅区必须是开放社区,允许市民穿越小区,使用连廊,甚至上屋顶花园眺望城市,但是未经邀请或许可不能进入单元楼梯间。


社会和政府资助的住房,其居民和使用状况要受到社会和舆论的监督。在加拿大温哥华摩尔希尔(Mole Hill)社会保障住房社区内的花园,也是城市的共享花园。中心花园可以为方圆一英里内的所有市民报名认养,直观地了解住房提供的保障和服务(图5)。


5 承担空间义务的社会保障住房案例

图片


图片

图片
a-新加坡,达士岭组屋(The [email protected])社会保障住房,向城市开放的观景平台,登楼收少量参观费,李振宇 摄

b-中国香港,蓝田邨公共屋邨,一层对城市完全开放,李振宇 摄

c-德国柏林施潘道水城(Wasserstadt Spandau)老人福利住宅,庭院开放,德国柏林政府部门官网
d-西班牙马德里可支付住宅(affordable housing)赛洛西大楼(Celosia Building)共享庭院,底层庭院向城市开放,李振宇 摄
e-中国北京百子湾公租房内部街道向城市开放,陈一山 摄
f-加拿大温哥华摩尔希尔(Mole Hill),别墅 区改造的多户福利住宅中的共享花坛,李振宇 摄

“共享不仅仅是空间的使用方式,更是一种空间交换价值的再生”,共享的室内外空间不仅具有功能价值,而且在精神层面对城市和社区都非常重要[14]。室外共享空间,应该具有对小区外市民开放的场所,例如共享儿童游戏场、花坛等;室内共享空间,要对小区居民开放,例如共享厨房、洗衣房、书房等[15]

2.2 个性和创新的艺术义务
卡米洛·西特(Camillo Sitte)在《城市建设艺术:遵循艺术原则的城市设计》(The Art of Building Cities: City Building According to Its Artistic Fundamentals)一书中,通过对现代城市普遍存在的“艺术贫乏和平庸无奇”的批判,提出了对城市的艺术性发展的希望[16]。在今天的中国大大小小的城市,住宅占据了50%以上的建筑量。商品住宅追随市场快速发展,追求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城市成了一个个大号的行列式住区集锦,已经积重难返。加之大型房地产企业进行的“标准化,精细化”,加剧了复制和雷同。

由公共政策和公共资金支持的城市项目,理应为城市的个性和创新承担艺术义务。在这个问题上,各级政府、执行机构、设计师、承建商的认识还远远不够,往往认为保障性住房的目的是保底板,以低造价、效率优先,能快设计、快建设、快分配就是最好的选择。这样的看法是片面的。

实际上,许多城市都有值得我们借鉴的优秀作品。例如,巴黎的定向廉租住宅奥贝尔康夫社区(Rue Oberkampf),1999年登上了《巴黎建筑导游》的封面,取代卢浮宫、国家图书馆等作品成为巴黎建筑的代言(图6a);阿姆斯特丹WoZoCo老年公寓,以向外悬挑的房间创造了独特的立面效果(图6b);马德里邀请国际知名建筑师与当地建筑师合作,出现了一批精彩的社会保障住房作品,MVRDV事务所和布兰卡(Blanca Lleo)合作设计的米洛德(Mirador)住宅就是一个著名的例子,传统西班牙庭院转化为“空中广场”,成为所有住户共享的集会点[17](图6c);普利茨克获奖者阿拉维拉(Alejandro Aravena)、拉卡顿和瓦塞尔(Lacaton & Vassal)都以社会保障住房设计而著称,拉卡顿和瓦塞尔的作品波尔多530户公寓改造兼具品质与舒适性,同时改善了城市形象[18](图6d)。

6 实现个性与艺术创新的社会保障住房案例
图片

图片


图片
a-法国巴黎奥贝尔康夫社区(Rue Oberkampf),博雷尔(Borel),李振宇 摄
b-荷兰阿姆斯特丹郊区WoZoCo老年公寓,MVRDV事务所,李振宇 摄

c-西班牙米洛德住宅(Mirador Building),MVRDV事务所和布兰卡,李振宇 摄
d-法国波尔多530户公寓改造(Transformation of 530 dwellings),拉卡顿和瓦塞尔,Lacaton & Vassal事务所 提供
e-上海龙南佳苑公租房,张佳晶,高目设计事务所,卢汀滢 摄
f-北京百子湾公租房,MAD事务所,存在建筑-建筑摄影 ArchExist 提供

近年来,我们欣喜地看到了国内相关代表作品的出现。高目设计事务所在上海设计的公租房龙南佳苑以少见的半围合式庭院空间作为原型,在居住单元空间中发挥了丰富的想象力,“卡”着规范做出了类型学的贡献,而白色建筑群的比例和节奏,给城市带来了生动的一笔[19](图6e)。在北京,MAD建筑事务所走到了公租房设计的前沿,百子湾住宅区“将社区街道完全向城市开放”,以生动的空间、形态、共享贯穿的形象引起了建筑界和社会各方极大的关注,被称为“最美保障住房”[20](图6f)。这些,都对保障性住房的艺术义务作出了很好的示范。

保障性住房与歌剧院、高铁站、地铁线、风貌区等重大城市建设项目一样,有义务成为建筑创作的高地,为城市建起一道处处可见的风景线,为改变千篇一律的城市面貌做出特有的贡献。

2.3 低碳和智慧的技术义务
“碳达峰”和“碳中和”给城市发展提出了明确的任务。“碳达峰十大行动”对城乡建设中的规划设计理念和建造方式等提出了绿色低碳的要求,如“增强城乡气候韧性” “建设海绵城市” “大力发展装配式建筑”等[21]。由此来看,建筑的节能减排,不仅是建筑和社区本身的需求,更是城市和全社会的需求。而智慧城市、智慧园区的发展也给住区建设、住宅建筑的使用和运行管理带来了新的契机[22]。保障性住房既然是公共产品,理应成为低碳和智慧的示范表率。

欧洲一些城市,会对保障性住房采取低碳生态配套措施。第一种是经费配套措施,每一个社会保障住房项目中,要留出一定比例的生态专项建设经费;第二种是面积比例配套措施,强制在社会保障住房项目中实施一定面积比例的被动式住宅。

例如,在德国的太阳能住宅重镇弗莱堡,瓦邦生态社区(Vauban Sustainable Urban District)就树立了典范(图7a),在太阳能、保温、回收材料、公众参与等各方面成为节能生态的样板[23]。在意大利,卡萨诺瓦社会保障住房(CasaNova Social Housing)利用焚烧炉回收热量并集中供热,并设计了每个建筑的能源需求指南,成为意大利推广“欧洲可持续运动”(Sustainable Energy Europe)的优秀案例[24](图7b)。西班牙马德里的卡拉班切尔住宅(Carabanchel Housing)采用竹编外墙遮挡炎热的阳光,利于通风,成为建筑创作的新语言(图7c)。德国汉诺威市的康斯伯格生态社区(Hanover Kronsberg Ecological Residential Quarter),利用低能耗建造方式和热电联产机组等方式,实现了社会保障住房的被动式节能[25](图7d)。在中国,同样也有低碳的保障性住房尝试,例如北京的焦化厂超低能耗公租房,将超低能耗技术与装配式建筑技术进行结合3),回应了国家对于绿色低碳的建筑发展要求[26](图7e)。

7 承担技术义务的社会保障住房案例
图片

a-德国弗莱堡市瓦邦生态城社会保障住房社区(Vauban Sustainable Urban District),弗莱堡市政府,李振宇 摄

b-意大利卡萨诺瓦社会保障住房(CasaNova Social  Housing),cdm建筑设计事务所,cdm architetti associati

c-西班牙马德里卡拉班切尔住宅(Carabanchel Housing),穆萨维(Farshid Moussavi),李振宇摄

d-德国汉诺威市康斯伯格生态社区(Hanover Kronsberg Ecological Residential Quarter)的被动式社会住房,汉诺威市政府,引自参考文献[25]

e-中国北京焦化厂超低能耗公租房,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引自参考文献[26]

f-德国弗莱堡Hochhaus Bugginger Straße 50既有社会保障住房的被动式改造,弗莱堡建 设局,李振宇 摄


对于存量的保障性住房,城市管理者和设计师同样要考虑社会的技术义务。低碳和智慧技术在旧建筑改造中潜力巨大。弗莱堡市政府对高层社会保障住房(Hochhaus Bugginger Straße 50)的被动化改造取得了很大成功(图7f),归纳起来有4个要点:加保温、加窗帘、加新风、加太阳能。尤其是外窗帘,投入不大,效果很好。智能社区管理、楼宇管理需要推动,这是智慧城市的基础,具有巨大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保障性住房是最好的试验田,值得加强投入加强设计。

在中国保障性住房领域,低碳智慧的公共义务不是选答题,而应该是必答题。在中国绿色建筑评级中,保障性住房要适当高于其他住宅建筑。要在时间效率、投资效率和社会效益中选择合理的平衡点。

2.4 参与和流转的公平义务
保障性住房的最大特点,就是定向资助中低收入住户,让尽可能多合适的人能够受益,让居住其中的住户承担参与建设和管理的责任,也要让经济水平提高了的住户及时退出。为此,许多社会保障住房项目在整体设计中体现了公平义务。

为了促进流转,一些保障性住房会在设计中有意限制住户的部分权利(图8)。例如,德国卡塞尔Bettenhäuser社会保障住房社区不设住户停车位,要求住户不使用私人小汽车。这样,当住户收入提高,需要使用私人小汽车时,就会放弃租住社会保障住房,将权利让给更加需要的人群。在加拿大温哥华的摩尔希尔社区,政府收储近郊独户住宅,拆分为多户社会保障住房,促进土地流转。中国香港占地1%的公屋解决了约30%香港总人口的居住问题[27],形成住宅单元的极小型化、保障性住房用地的超高密度等特点。客观上,这也是促进流转的一种方式。

8 承担公平义务的社会保障住房案例
图片
a-德国卡塞尔Bettenhäuser社会保障住房区,NHW住房开发公司,李振宇 摄
b-加拿大温哥华摩尔希尔(Mole Hill)住宅区改造,李振宇 摄
c-奥地利维也纳Satzinger weg社会保障住房,李振宇 摄
d-德国柏林施特拉劳半保障住宅(Stralauer Halbinsel housing),赫兹伯格(Herman Hertzberger),李振宇 摄
e-德国弗莱堡Riesfeld生态小区,弗莱堡建筑集团 (WFP Architekten),李振宇 摄
f-智利,金塔蒙罗伊公屋,Elemental建筑事务所,引自参考文献[28]

居民参与社会义务有多种形式。首先是经济的参与。奥地利维也纳Satzinger weg社会保障住房是一种新型“可支付住宅”,通过合作社形式,鼓励住户交押金、交房租,在10年之后以房租抵房价。在德国柏林,赫曼·赫兹伯格(Herman Hertzberger)设计的施特拉劳半保障住宅(Stralauer Halbinsel housing)属于“第三种资助方式”,第一年向中低收入人群定向提供半价优惠,之后10年逐步恢复到市场价,虽然住户在租住空间上是连续的,但在优惠政策上是逐步退出的。

其次是管理服务的参与。弗莱堡Riesfeld专门设计了被动式社会保障住房4),优先供给残障人士,鼓励健康人士与残障人士合租并愿意提供相应的照顾,租金可适当减免。阿拉维拉设计的金塔蒙罗伊公屋(Quinta Monroy),则是住户参与社会保障住房的一半的建设(或曰搭建),形成多样的面貌。

由此可见,保障性住房的设计,需要充分考虑社会的公平性。适当留有余地和限制,为退出机制留出一定通道,同时也为住户的经济参与、管理参与和建设参与创造相应条件。

3 社会保障住房设计的三项选择
在社会保障住房的规划和设计实践中,经常会遇到三对矛盾:是分区还是混合,是求全还是留缺,是趋同还是求异。从建设、分配、管理的角度,政府和项目公司往往都要选前者,因为前者效率高。但是通过对保障性住房的社会义务的认识,可以得到更多的理解。

3.1 分区还是混合
把保障性住房单独作为一个地块来建设和运营,简单来说好算账、好管理,甚至不同的保障性住房(动迁安置房、共有产权住房、公共租赁住房)都要分开以求简明。但这正是城市面貌千篇一律,高层行列式一统天下的原因之一。事实上,目前有很多商品住宅项目要求配建一定比例的保障性住房,产生了混合的契机。可惜它们大多采取的还是面貌趋同、空间割裂的方法。

保障性住房作为住宅体系的一种重要类型,能够平衡城市空间风貌。特别是公共租赁住房,由于通常采取2~6年的短租政策,完全可以在类型、形式、朝向上跳出窠臼。通过前后、左右、上下的混合,形成多样的城市面貌,合理套裁,充分利用城市空间。

柏林施潘道水城(Wasserstadt Spandau)的城市设计选择“前后混合”的方式,在尺度不大的地块中,选择最佳的沿湖街坊作为老人社会保障住房,其他街坊则是市场出租住宅和自有商品住宅(图9a)。在纽约布鲁克林地区,由BIG设计的微笑公寓(The Smile)实现了城市中心区彻底的混合。综合体的下面是学校,上面是住宅,而1/3的住宅是社会保障住房(图9b)。而王方戟老师指导多年的“小菜场上的家”系列学生设计,就是寻找多种混合的可能[29](图9c)。

9 功能混合的社会保障住房案例
图片
a-德国柏林施潘道水城(Wasserstadt Spandau),德国柏林政府部门官网 提供(左),李振宇 摄(右)
b-纽约微笑公寓(The Smile) ,Bjarke Ingels Group  
c-同济大学“小菜场上的家”学生作业(指导老师王方戟,引自参考文献[29])

我们建议,要努力探索非居住建筑与保障性住房的混合、商品住宅和保障性住房之间的混合、产权型和出租型保障性住房之间的混合。这样,就可以更好地利用空间,把日照、朝向、场地、街道界面等因素综合利用,形成多元有趣的社区空间。

3.2 求全还是留缺
涉及到我国的住宅设计,面临日照和朝向、平面型、房间最小面积、停车位等问题,这类问题的常规解答是:一个都不能少,好事要做好。20多年前的一句名言“面积不大功能齐”至今影响深远。于是,很多保障性住房复刻成了小号的商品住宅。朝南为主,满足日照规定,单元式户型,确保厨房卫生间最小面积。在这样严格限制总建筑面积且公摊面积无法减少的情况下,布局捉襟见肘(表2)。

图片

在此,本文认为,“求全”不是唯一解,保障性住房也不是商品住宅的翻版。为了促进保障性住房的流转,为了让同样的用地建造更多的保障性住房,应该积极探索“留缺”的方法。在此主要提出以下几点:

第一,保证日照,放宽朝向,提高容积率。中国南北,气候各异。南向最好,但是东西向也可以充分利用,用日照条件来保证卫生健康是合理的。这样,就有余地可以适当提高容积率。

第二,探索廊式、塔式平面类型。在全世界范围内,廊式和塔式住宅都是保障性住房常见的类型,适合小户型,楼梯间的共用性强,公摊面积小,但是南北通风略差,公共走廊有一定干扰。保障性住房有必要提高使用系数,提高楼梯电梯的使用效率。

第三,适当放宽功能空间组成的最低标准。对于卫生间允许间接采光加人工通风,避免外墙过多开槽,产生浪费。

第四,控制停车位比例,设置共享空间。动迁安置房、共有产权住房要鼓励使用公共交通,公共租赁住宅选址要有良好的公共交通条件。私家停车位设置要加以控制,并以布置小尺寸车、新能源车为主。把节省出来的空间用做共享空间,例如共享书房、厨房、洗衣房、健身房、DIY室等等。

3.3 趋同还是求异
在住宅的类型、建筑的形式上,我国保障性住房的实践绝大部分都是趋同的。尤其在同一个项目中,相关部门希望类型越少越好,尽量不要形式的变化。究其原因,是为了提高设计速度,方便项目概算,减少建筑造价,简化分配难度,压缩管理成本。总之,效率占了主导地位。

但是从社会效益来看,保障性住房应该对城市空间的多样性、创新性负责(图10)。从住户需求来看,新一代年轻人的生活更加多样、丰富,生活习惯和兴趣爱好差异很大。因此对同一面积段的房型,应该提供多样化的选择。

10 社会保障住房的求异案例
图片
a-法国巴黎法约勒元帅大道社会保障住房(Marechal-Fayolle social housing),SANAA,Atelier Vincent Hecht官网 提供
b-法国巴黎HOME住宅楼(Bâtiment Home),商品住宅与社会保障住房混合,Hamonic+Masson & Associés ,李振宇 摄
c-荷兰埃因霍温特鲁多垂直森林(Trudo Vertical Forest)社会保障住房,博埃里建筑设计事务所,Stefano Boeri Architetti官网 提供   

在建筑形式、材料、色彩方面,应该让建筑师发挥更多的主观能动性,创造多元生动、富有个性的保障性住房建筑环境。在绿色生态等技术层面,提供相应政策支持,让保障性住房产生与其他类型的住宅建筑的示范效应。

4 一次“用力过猛”的尝试
2017年,我们有幸参加了一次上海浦东新区动迁住宅的方案征集,获得了第一名5)。主管部门希望依托保障性住房建设,为城市空间的多样性、共享性作出示范,为动迁居民创造丰富多彩的生活场景。我们的设计得到了专家和有关人士的好评,但也被戏称为“用力过猛”。他们认为这个方案一定程度上挑战了当前的规范,并且造价会比一般做法提高约3%。此外,在住房分配时,由于部分房型对普通人来说较难理解,房型选择众多也容易造成选房者的犹豫和反复。虽然这个方案在几年中反反复复,最后还是没能实施,但留给我们很多有益的思考。

4.1 6种开放共享空间
整个用地分为大小3块,总用地面积24.3h,地上建筑面积549,000(图11、12)。设计的第一个出发点,就是为居民创造一个具有鲜明特色的开放共享空间[30]。中小户型的面积确实不宽裕,但街坊院落却是生活空间的延伸。

图片
11 上海浦东动迁住宅设计区位图

图片
12 上海浦东动迁住宅中地块方案模型,同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共享建筑工作室 提供

本方案运用围合式布局,以合院形态为基础,设计了双L院、转角院、三合院、四方院、田字院、水滴院等6种不同的庭院。庭院尺度以50m为基础,根据实际情况加以变化(图13)。

图片
13 六种院落类型,同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共享建筑工作室 提供

4.2 朝向因素取舍
在朝向上,不浪费每一个可以朝南的地方,但是也充分运用东西两个朝向,通过平面的调节,做到朝东朝西也有较好的日照。例如北地块的三合院,为了使东西向的住户也能最大程度获得南向日照,将东西向每户稍向南偏转,整体就形成了折线形的平面轮廓,立面上也自然形成了独特的形象(图14、15)。 

图片
14 北地块透视

图片
15 东西向折形平面与日照关系分析图,同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共享建筑工作室 提供

4.3 多样化的住宅类型
住宅类型非常多样,也有特殊的创新形式。三角形场地上的水滴院,整体布局顺应地形,南低北高盘旋而上,容纳了复式户型、上下互扣的中廊互跃户型(图16a)。西地块北侧的一字型台阶式住宅,外廊和外楼梯层层退叠,实现除封闭楼梯、电梯之外的“零公摊”(图16b)。小高层则延续一梯多户的单元式平面,为住户提供更多样的选择(图16c)。

16 多样化的创新户型,同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共享建筑工作室 提供
图片
a-水滴院跃层廊式
b-零公摊的台阶式
c-小高层的单元式

4.4 因地制宜的个性化形式
在建筑形式上,着意与周边环境的对答而不仅仅是协调。在东南部,一条河湾沿边而过,建筑的体量略有蜿蜒,成为西偏南的主立面(图17);在东部,三角地背对主要道路,设计形成了独一无二的水滴院,还有共享空间面对着街角。在基地中部,高层住宅的立面不是平的,而是成为折面,展现出生动的形象(图18)。

图片
17 沿河蜿蜒的建筑

图片
18 折形立面的高层住宅,同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共享建筑工作室 提供

5 结语
社会保障住房享受社会权利,也必须承担相应的公共义务,在空间、艺术、技术和公平这4个层面作出表率。

第一,从空间义务的角度,住区应适度对外开放、对内共享。探索保障性住房与其他住宅建筑以及非居住建筑的混合、多种空间使用方式的混合,打破简单化的分区模式,包容城市和居民活动,激发住区活力。结合分层共享、分时共享等弹性管理措施,使住区的私密性和共享性达到平衡。

第二,从艺术义务的角度,鼓励保障性住房在户型、形式、材料、色彩等各方面追求创新,避免趋同。保障性住房应回应当代年轻人多样化的生活习惯,同时为城市空间多样化作出贡献。在城市层面,住区空间肌理要有鲜明个性;在建筑层面应体现创新性,反映出此时此地的建筑艺术质量。

第三,从技术义务的角度,保障性住房还应成为当代新技术应用的表率,为绿色低碳、智慧社区等前沿领域提供示范载体。以绿色建筑评级为引导,采取低碳生态配套措施,带动住宅建筑的技术普及和发展。

第四,从公平义务的角度,保障性住房是社会公平性在物理空间上的重要体现,住宅的设计要体现住户的参与和市民的参与,不同户型合理套裁,为住户提供选择的多种可能性。在功能标准、房间面积、朝南向比例、停车位等方面要合理控制标准,适当留缺,鼓励和促进流转。

注释
1)图2数据来源的相关文献包括:《上海市住房发展“十四五”规划》,《上海市住房发展“十三五”规划》,《上海市住房发展“十二五”规划》,《上海市住房发展“十一五”规划》,《北京市住房发展“十四五”规划》,《北京市住房发展“十三五”规划》,《北京市住房发展“十二五”规划》,《北京市住房发展“十一五”规划》,《深圳市住房发展“十四五”规划》,《深圳市住房发展“十三五”规划》,《深圳市住房发展“十二五”规划》,《深圳市住房发展“十一五”规划》,《广州市住房发展“十四五”规划》,《广州市住房发展“十三五”规划》,《广州市住房发展“十二五”规划》,《广州市住房发展“十一五”规划》。
2)上海中心城区为上海市内环线以内的区域,二级旧里以下房屋包括一级旧里和二级旧里,一级旧里一般设备简陋,屋外空地狭窄,无卫生设备;二级旧里一般为普通零星的平房、楼房以及结构较好的老宅基房屋。
3)具体设计方法包括:地道风系统、超低能耗建筑外围护系统、热回收新风系统、装配式建筑系统等。
4)弗莱堡Riesfeld 社会保障住房区中的被动式住房应用到的技术包括:光伏热电系统,保温防晒系统,新风系统,回收建材等等。
5)上海浦东新区动迁住宅方案设计团队:李振宇、卢斌、宋健健、朱怡晨、束逸天、孙二奇、顾闻、王春彧、姚严奇等。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